穿行在近代日本丛林中的现代背包族——银古

日期:2019-05-12编辑作者:m.9599116

总是给人娓娓道来的感觉 1光酒 2啼唱的贝和因为事故离群索居的父女 质朴善良满满 不论是父女还是村民 3失去妹妹又中了雪虫的时 有种伤心仿佛让人失去一切知觉 四周散发着冷气 幸而还有温暖的妙 4弱小的人会渴望力量 强大的人则会忘记恐惧的滋味 5因为不可得的爱情什么的将自己整得失了魂魄 甚至觉得哪怕自己消失也没有什么 真是太傻了 最后突然萌上银古真是笑死了 银古真是个呀撒西的人啊 带水镜往深山里去 6木灵和换头续命的女人 最后樱花树又盛放 是预示着又有无辜的人做了她的身躯么?7催雨之虫 追上了逃水 遂被虫附身 从此雨水如影随形 简直就是悲哀的魔咒 银古却说这都不是谁的错 只是不幸降临 虽然是虫师 能做的却并不多 好像还是蛮自然流 靠嘴遁化解心结 8尽告知的义务 但不干涉 决定权在当事人手中 借幼体为宿主 将母体体液化为乳汁 夺取母体养分直至死亡 自然界的虫真是多样啊 希望这个年轻人最后是服下了药 10冬眠的山 太可爱了 山主还有被坑了光酒的银古 对自然的敬畏 11少年的银古招虫体质 被坑到怀疑人生 遇到了师傅 学会了抽烟避虫 见证了山主的更迭 开始四海为家

       我在看这片的时候也跟朋友讨论过两个问题,一就是这个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二是银古为什么是全剧中唯一的穿着现代服装(POLO领T恤、牛仔裤、大风衣、皮鞋)的人物。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ok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14年那年,是我上初二的时候,那时候大多数身边的人要嘛在看热血格斗番,要嘛在看青春恋爱番,我却一眼相中了虫师。

    先是确定了这个故事的背景是发生在近代的日本。从剧中所有的人物(不包括银古)及每个人物出场场景时的衣着来看,这至少是19世纪中期日本明治维新后的社会环境。(因为里面有出现了雇佣工人,明治维新后一些作坊才出现的雇佣关系,而且也没有充斥日本德川幕府时代泛滥的日本武士。)之所以把故事安排在那个时代,(不排除是因为日本从那时候开始走向鼎盛时期这个因素)首先是当时的是作者想表达的这是一个强调在大自然中,所有的生物都是独立的生命体,都是平等共存的。而那纯粹、纯朴的如同画中的美景,和谐的共生环境,在现代社会的快节奏以及所谓的现代化的发展中,均已不复存在;其次,这样安排,对比放在自然科学高度发达的现代的社会中,一切现象都被唯物主义的理智型科学分析的如同照了X光的人体一样只有冷冰冰的骨胳影像,无任何浪漫的色彩及唯心的想象空间;最后,如果把故事完全照搬在古代,相对于当时的社会认知度,一般剧中所发生的故事似乎只能被浓重的神话及迷信的色彩给渲染,而这种纯粹的唯心浪漫主义推托型的故事也是作者最不情愿的。所以作者安排了故事的背景是在还没有受到现代文明污染但也有了一定的现代科学认知度的近代。
    而故事中的银古的现代形象,个人觉得这是作者的一种表现手法。仔细去看,整个人物的描绘在这部片中,在清一色的古装氛围下,是唯一的一个使用白描手法画就的现代人物形像,线条与其他人物相比,非常简洁。而这样一个人物在一大片细细勾勒的山水风景及细腻的画面背景衬托下,一细一粗、一古一今的比较也更加鲜明,突出了银古这位虫师的超然独世,仿佛空灵并带着虚幻味道的仿佛并不是唯美细腻的山水及风景,而是银古这位如迷如雾一样虚幻的虫师。
有一点在剧中表现的非常鲜明,就是银古对生命的态度,异常的执著。而且不管是对虫还是对人,他都以平等的态度去思考并且去解决这两者在生存中产生的种种纠缠与矛盾,就像是一个处于人族与虫族间的使者。但是,作者又没有把银古勾绘成神一般的人物。银古仿佛对一切都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大起大落的情绪,可是偶尔也会耍点小手段,贪点小便宜,并且也会不耐烦。比如,第一集中,说是不收取报酬,但却偷偷拿走了古董的绿酒盏;花大钱收了件名画师画在衣服上神奇的画,却在衣服画破损后一脸坏笑的要求画师另画一件赝品去转手给医生,等等诸如此类的小细节有很多,但让人在看完后不由得会心一笑,就像看到一个爱耍小心计的顽皮孩子。
    也许,银古也是“虫”,而整个人类其实也是“虫”,生活在这个所有生命共享的环境中,为了生存而不断的去索取,去争夺更多更好的生存环境。殊不知已在不知不觉中索求过多而对环境中的平衡造成破坏。“一荣俱荣,一损皆损”,银古所做的一切其实只是给现代人们敲响的一记警钟:每个生命都在追求生存最大化,而这当中最索求无度的其实是人类自己。此时再一想,银古对虫所做的放任而不是一味赶尽杀绝的态度,表面上看是在维护着虫的世界的平衡,但实际上,这何偿不是在努力维护着人类及整个生灵世界的平衡。
    每当夜深人尽时,银古总爱坐在那条有生命本源的虫构成的光酒之河边上沉思,这条河,说是影响着虫的盛衰但这又何偿不影响着人类本身。光脉上的群山秀丽,土地肥沃,物种丰富,人们生活富足安乐,一旦被破坏了,由虫的生命之源构成的光酒之河离开了这块土地,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大自然,还有人类本身。
    其实看得再超然一点,整部动画片其实仿佛是银古在讲述着一个又一个的关于生命的故事,帮我们分析着生命的构成、生命所存在的原因以及维持生命的延续等等。

我仍感激那时候的自己,若不是在封面上多做停留,若不是那一眼,不知生命会有多少可惜。

    爱极了这部极具浪漫主义色彩的动画片,唯美的画面,简洁的人物构成,从生命的角度对故事的剖析与讲述。很平淡,片中没有大悲大喜,乍一看,似乎很沉闷且了无头绪,但再看下去,却发现这是一部很温暖的片子,到处都流露出一种对待生命与生活积极向上的态度。银古的生活似乎也是现在的背包族们所最向往的生活状态了吧。

反反复复看过数遍之后,总是想要留下点痕迹,但是对于虫师而言千言万语都像随着光脉流散。加之后来认识了一圈传媒导演系的同学,总是觉得自己枯燥的文字配不上这部作品,直至今日才动笔。

提起《虫师》总是要提起“物哀”,初中看虫师的我还不知道物哀是什么,单纯的以为顾名思义即对事物感到哀伤。

之后的我再读川端康成,在为其作品深深沉沦的同时大概对物哀有了深一点的了解。“物哀”又怎能岂止顾名思义,它更是首先要对万物怀有真挚的喜爱,才会有对其转瞬即逝的哀情。

川端康成写《古都》,即使是前段描写千重子游园和京都风俗,都无处不透着哀伤的笔调;写《雪国》,就算是岛村两度上山表现的男女情欢,也难掩深刻的忧愁。

虫师的世界与川端笔下的人事物一样,都以这种淡淡的哀伤为基调。它不写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悲大喜,不写跌宕起伏的情感故事,只是通过男主角银古之口,阐述一个个“事件”。

人与自然,是虫师永恒不变的主题,引入“虫”的概念不过是为其披上了华丽的外衣,其本质是自然的外化。漫画原作漆原友纪说起创作灵感,说是对日常中常发生的难以置信之事,会想象到有不可思议的物的存在。

这不可思议的物,便是“虫”,引入了虫的概念,虫师就成了志异鬼怪一类的作品,就常常会被人拿来和《夏目友人帐》做对比。两者的确相似,但其实两者的核心理念截然不同,

本文由九五至尊手机版发布于m.9599116,转载请注明出处:穿行在近代日本丛林中的现代背包族——银古

关键词:

残阳如血(有剧透)

昨天晚上,闲来无事,打开电脑,便看了《虫师续章》的第十一到第十三话,感触颇深,今天就写写自己对《残红》...

详细>>

不治的一根筋患者

荒野之宴 第一集奠定基调,虽幽暗了些,但内里仍有光酒的明亮丰富,好像这个世界:越看似平淡的日子下面有越深...

详细>>

与它在一起的方式

先是在微信看到虫师续章,要不是是官方ACG账号,而且非愚人节,我就会当个恶搞忽略过去。直到看到豆瓣上的消息...

详细>>

分集体会

快10年了一直在期望,但没想到还能再次看到,当年那些追过虫师的同学,现在想必大多已经在读大学或是已经工作了...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