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国记》之阳子篇----我们都是好孩子

日期:2019-05-15编辑作者:m.9599116

2018.5.3中午 第一集至第四集

第一次知道《十二国记》,是大学时同学的推荐。看了第一集..…,故事开始的无趣冗长。直到上班后第一次完整地看完,然后,就如无数十二国记迷们一样,奉为经典。从第一次看到现在已经九年多了,为数不多地看了数遍的作品,仍然还在每次观影后又有新的体悟。动画没有拍完,后找了小说来读,可惜网上的版本都翻译的差强人意,还是动画中的翻译看来最为妥当。

十二国记,我看完了。带着意犹未尽,丝丝的沉重感...
不讨喜的碟片封面让我对这部动画并没有抱有太多期望,前几集里的女主角阳子的懦弱让我生厌,所以暂时产生了失望...但是,十二国记就是典型的第二眼美女吧,跟着作者所铺设的主线路继续走下去,才逐渐理会到这是怎样一个磅礴宏大的故事。有人说他是励志故事,有人说他是奇幻故事,是的,这都是,不过还不光如此吧~
 
蜕变

前两集迅速刻画了女主的生活环境和初到异世界的处境。

1991年开写的《十二国记》,至今仍未完结,情节光怪陆离,场景宏大壮阔,音乐悠远古朴,人物真实丰满。整部小说的背景架构,每段故事与人物所面临的人生哲学的深刻是其他动画所无法项背的,而且不是落下一两个层次。不过,遗憾的是,看完目前已出版的小说,我觉得颇有些虎头蛇尾之感,对泰麒和泰王的期待有些落空了。但转念一想,如果小野不由美每个不同性格人物都塑造的深刻丰满,也确实苛求。 

当我去讨厌阳子的懦弱,看到杉本自以为是的迷失自己而被判朋友,看到芳国公主祥琼不经人事的天真,铃对别人一厢情愿的判断...是的,他们真的惹人讨厌。但,蜕变就是这样的过程,每个人都会从他们那里看到自己的影子,那个不讨喜的自己,那个怀着幼稚和邪恶的自己...作者只不过把这些都浓缩到了具体的主人翁身上而已...不单单是他们,里面每个角色都是性格丰富的角色,他们活灵活现的就是我们生活中的人们:善良,自怜,被伤害,恐惧...不一样的生活把我们塑造得芸芸种种,但却让我们每个人都同时成为天使和魔鬼。
可是,阳子最终成长起来,举起剑砍杀自己的心魔:“我对别人好与别人对我好有什么关系”;杉本认识到自己错误,回到蓬莱,对阳子说:我会代替你生很多很多孩子;芳国公主认识到从前自己的愚蠢和自己应尽的责任,在庆作了女史;铃也一样,终于看到自己曾经的幼稚,和公主一起留在了庆。这些都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对于她们来说也只是自己人生中无数次成长中的一次而已。忠义,友情,信任,责任...我们在自己的人生成长中和他们一样在不断蜕变着,学习着这些必要的功课...虽然不完全的自己也是不讨人喜爱的,但这却不能成为我们停住蜕变的理由。
 
身份的认同

第三四集是女主遭受两次欺骗的经历,达姐和同是海客的老人。也是她第一次自发勇敢起来斩杀了妖魔,有被欺骗的愤怒在里面。

图片 1

和阳子一起来到这个异世界的人,除了阳子以外,还有同学杉本和浅野君。其实除了阳子以外,他们是根本不属于这个异世界的。换句话说,他们在这个异世界里面并没有角色要扮演。这种恐惧一直困扰着他们,所以,杉本才会一直念念有词的说:"一定是搞错了,我该才属于这里,不是阳子!"她害怕着...;所以,浅野到死的时候还在嘲弄自己:" 既然你们会来救援,那我到底为了什么而来?哈,哈..." 虽然自己并不喜欢这两个人物,但是我认为他们是了不起的,他们努力活过了。他们明白在异世界没有自身的角色,但他们还是努力寻找过,杉本想要在异世界当上王,浅野希望可以保护阳子。没能当上王而被利用的杉本最后回到自己的世界;希望保护阳子的浅野死在了保护阳子的路上。
还是自己。他们在剧中只不过是卑微的小人物,但却映射着今天的我们本身。现代人也在为着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份而焦虑着,我们都希望可以找到并发挥属于我们的价值,希望可以得到承认。所以,我们不断的努力着,挣扎着,时而我们温柔善良,时而因为保护自己而变得残忍...
 
信任和希望 之 乐俊,延王和六太

女主一开始进入异世界,埋怨渴求景麒来救她,对施宇她善意的人都毫无理由地相信,内心的声音让她痛苦转而会依赖浅野,这是一个现代人非常正常合理的反应。同时着重刻画的是女主内心的人影一直在摧毁她,人影将女主内心深处猜测的父母同学还有浅野和优香的刻薄的一面摆在女主面前,其实那应该都是女主阴暗面刻画的人物形象。女主一直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从而自卑,不想让别人看低自己,所以学习好,也听父母老师的话,想让长辈满意,但同时内心也有一个角落把他们想象得非常邪恶,实际上可能那些人并没有那么极端的坏。说实话,我也有过类似的心理历程。这是女主直面内心声音的过程。

一直想写《十二国记》的观后感,却迟迟未动笔,一是可写的人物和主题实在很多,二是一直还有新的体悟。如今,窃以为阳子的功课已经做得差不多,先总结一篇。

第一眼看到乐俊,真的被这只半兽吸引。从他救了阳子开始,整部动画才开始透出一丝温暖和曙光,乐俊是个有安全感的人,不会因为自己是半兽而害怕感到被伤害,还是堂堂正正的生活,积极乐观;他信任阳子,甚至对阳子说:我相信你,我也想过希望你能相信我,不过这是阳子的事情。这也许就是乐俊最大的温柔,对别人好,但不强求别人的反应,可能这便是心中有安全感的人的特质吧。所以,他能改变阴郁的阳子,以及充满仇恨的芳国公主。
六太开始并不够相信延王,他觉得自己选了个笨蛋当了王。六太的不够信任,差点触成一次叛变。不过事实证明,延王是慧眼选拔优秀的臣子、秉承着身为王的冷酷与责任的强者。他阻止了叛乱,许诺建立一个富饶的国家,他做到了。
 
 采国国王说:生活本来就是一半幸福,一半痛苦的

与女主相对的女配,非常中二的角色,自我意识强烈,想象自己才是拯救世界的主角。似乎很快适应异世界,但像偷翻别人家,一开始偷袭达姐,置别人生命不顾等可以看出是个非常自私自利的人,也许有看客觉得这才正常,才是女主该有的样子…但经典就是经典,女主如果塑造成这样那就跟一般动画异世界冒险杀敌无异…女配这样的人也许能活得不错,但无法成大事。

先交代下背景:故事的背景架构,是一片远离日本(动画内又称蓬莱)的国土,十二个国家由十二个麒麟及它们挑选的王执政。麒麟是辅助王的灵兽,只能遵从它所挑选(也是上天所定)的王的旨意行事。天给王和麒麟国家,也就有相应的责任。王若贤明,国就昌盛,王若昏庸,人民就遭天灾和妖魔的袭扰,麒麟也会得病,最终和王一起不治而亡。十二国的灵山,住着仙人和未成年的麒麟。仙人、麒麟和王室官员都青春永驻,而普通百姓则像人类一样会生老病死。那里所有的生物都是由树上结的胎果生出。父母结婚后就会去摘一个孩子回家。胎果里有时不是人类,而是半兽。十二国与外面的世界唯一的联系便是蚀,当蚀发生时,胎果可能被卷到蓬莱,而蓬莱的人也可能被卷到十二国。阳子便是卷入蓬莱的胎果,而她命中注定是庆国的新王,于是才有景麒带她回十二国,故事由此展开。

故事里的每个人物都在不断犯错,没有一个人是完全完美的,他们有过误入歧途,也走过死因幽谷,但是她们也让我们也看到了希望...认识自己,改正,成长...这里就用阳子粉碎了乱党政权后的经典片断作为最后的总结吧(很难相信当初那个懦弱的人会有如此气势)
 
  阳子:各位,请站起来。
  景麒:主上……
  阳子:也请景麒一起听着。我不喜欢被人礼拜,不喜欢人与人之间划分出等级,不喜欢看不见对方的表情。无论是被人叩拜还是看到向我叩拜的人,都让我感到不快。
  景麒:请等一下……
  阳子:从今往后,礼典、祭典及各种固定仪式,接待他国宾客的场合除外,废除伏礼,只行跪礼和立礼。
  景麒:主上……
  阳子:我已经决定了
  景麒:会有人觉得被冒犯而生气的
  阳子:让别人低头,不这样确认自己的地位就不能安心的人的事我不管,比起这些,我认为向别人低头时被破坏的东西才是问题所在。景麒,人啊……真正感谢、尊敬对方时,会自然而然低下头,以适度的礼仪对待他人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是否这么做,取决于个人的品性,并非比此更严重的问题。
  景麒:这个……虽然的确如此……
  阳子:我希望庆的每位国民都成为王,习惯用地位强求他人屈从,践踏他人者的下场,看到升紘,呀峰的例子就应该明白,而忍受他人蹂躏者的结果也很清楚。人不是任何人的奴隶,不是为了做奴隶而生,即使被欺压也不屈服,即使遭遇灾难也不气馁,遇到不公正时能毫不畏惧的纠正,不向禽兽屈服献媚,我希望庆的子民成为这样的自由不羁之民,成为统治“自己”这块领土独一无二的君主。为此,我希望每个人从毅然抬起头一事开始做起,众官曾问我将引导庆走向何方,这是否能成为答案呢?作为证明,废除伏礼,以此为初赦!

达姐和海客老人的刻画也很生动现实,人性中的贪婪,嫉妒,永远不会改变,但每个人做什么都有自己选择的自由。

动画的前六集比较沉闷。但正是这段交代了阳子的为人,和面临人生重大变故时由无措慌乱而慢慢开始转变的心理状态。

2018.5.3 晚上 第五集至第七集

阳子生在日本一个传统家庭,父严母慈,是个优等生,听父母老师的话,和同学友善相处。从来只穿裙子,头发总是染成黑色(因为胎果,她发色本来是红色,却总被老师说红发是坏孩子的象征而不得不染发),低调而避免一切引起非议和冲突的事情。她是个大人们公认的“好孩子”。阳子用这套人生观对待生活,听从父母的训教,即便自己没错也要道歉,不敢坚持自己的想法。想要交往的朋友却因恐惧大家的非议而说了言不由衷的话,作出假装逃避的姿态。碰到不公平的待遇只会唯唯诺诺地低头退缩。生活在日本的阳子,懦弱、虚伪、无趣乏味,尽管她善良单纯,但从没有有生气地活过。

阳子转变最重要的部分

来到十二国,在景麒的保护下,阳子得到了把能看穿和蛊惑人心的宝剑,与内心的对话自此开始。每当她困惑和矛盾时,一只猿猴就会从剑里跳出,夸大甚至歪曲她潜意识里的一丝犹豫,用负面的情绪和想法去导向。阳子就是在一次次的对话中由惊恐慌张开始慢慢地改变。

第五集她遭受朋友的背叛,在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刻又遭受内心阴暗面的怂恿打击,挨过去后,心开始伪装冷硬,不再相信任何人,只为自己而活,如果继续这样发展下去,很可能就会变成和衫本一样的人,还好遇到了乐俊。一只半兽,因为同样在巧国遭受歧视,所以理解并救了同被歧视的海客阳子。乐俊有一些话很有哲理,“王是上天选定的,身为半兽也是天注定的,但这不关我的事”,“有什么可以祈求的呢,要考试通过的话努力就可以,要赚钱的话工作就可以”…阳子在内心人影的挑唆下克制自己不要相信乐俊,但她是痛苦的,她心中仍然存有善意,但即使这种时候她也知道不能沦陷屈服与自己内心的阴暗面。在斩杀蛊雕后她内心的挣扎那一段非常精彩!她庆幸自己没有杀死乐俊,那一刻她感到了轻松,她终于明白,也许人性很残酷,到处是欺骗,但是选择相信别人完全是自己的选择,跟对方怎么回应没有关系,宁愿做一个相信别人的人,也不愿意做一个时刻提防,想着谋害欺骗别人的人强,这样内心也才会平和安宁,充满勇气去迎接未知的一切。这是她成长的第一步。遇到杂技团,也让她更确信了这一点,世上仍然有很多好人,那么也可以继续相信别人的。

首先,自然是被突然揭露的关于自身的残酷现实所吓到,不相信、惊恐、分不清真假,像一个心理只有善的小孩突然踏入社会,一次次遭遇到人性恶的一面,一直维以生计的世界观、人生观遭到致命的打击,信仰的幻灭、才发现原来自己如此虚伪和脆弱,曾经见山是山,如今见山不是山。

与此同时,国家这边的线也在进行中。巧国的塙王利用衫本想害死阳子,多少被塙麟阻止。但她仍只能听从她的王,帮秦国的假王控制封印了景麒,迫使景麒屈服假王欣荣,之后也不断派手下妖兽去攻击阳子他们。雁国的尚隆和台甫则在暗中调查庆国假王,知道景麒被控制,开始寻找被塙王追杀的阳子。

阳子麻木不安地苟活着,要生出新的“信仰”来才能活下去!阳子开始倾向很多人都会选择的自我保护之路:保全自身利益、冷漠、不信任、甚至为了自身而损害他人的念头也偶尔地冒了出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定要成功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无论如何,我坚强了,我能靠自己的力量生活下去了。”

在这人生挣扎的时刻,那只闪着水汪汪大眼睛的乐俊出现了。若没有这只半人的乐观而智慧的大老鼠,阳子会怎样?祥琼会怎样?玲会怎样?这只半兽是这部戏里最具佛性的一个角色。

不经想起《悲惨世界》来了。这个人类的世界,有太多丑恶与痛苦,生性善良的人们也会迫于生计或因不公的待遇,迷失了善良本性,被邪恶丑陋所玷污。而希望的火苗只在像神父和乐俊这样人的感召下才重新点燃。冉阿让让这个火苗继续延续,而阳子无疑也是这样的人。他们再次见山是山之时,就是重拾信仰,坚定而执着的新人生的开始。

图片 2

在面对人世的不公和人性的丑恶时,很经典的一段是阳子、浅野君和杉本三人被同为海客的“老乡”出卖的情节:

阳子困惑、伤痛、一直在问“为什么?他跟我们一样是海客啊?”。

本文由九五至尊手机版发布于m.9599116,转载请注明出处:《十二国记》之阳子篇----我们都是好孩子

关键词:

古典文学之公羊传·哀公·十四年

關於麒麟—— 一、十有四年。春,西狩获麟。 《春秋》哀公十四年:「春 西狩獲麟」 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非...

详细>>

关于尸鬼,关于秩序

该评论主要喷沙子和静信,不喜请绕道。 或许有人觉得,身为异类来讨论关于尸鬼的秩序很可笑。 然而秩序的存在不...

详细>>

价值观大碰撞

还算不错的新番,刚刚开始的寒假天里也熬了下看完了。对于动漫中关于正义善恶的探讨还算可以,特别是末尾时村...

详细>>

2017.12.07 周四--《死亡》==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

善良到发光的人们表示,尸鬼是可怜的,是让人同情的。 一、引子   沙子童鞋看了和尚的小说后就一直很仰慕他(...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