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体会

日期:2019-05-12编辑作者:m.9599116

快10年了一直在期望,但没想到还能再次看到,当年那些追过虫师的同学,现在想必大多已经在读大学或是已经工作了。在这不知不觉的快10年的时光里,大家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虫师再次动画大概是对逝去的和等待的时间的一个极大的安慰吧。

恋漫纪之虫师:字词间的绿色

第一集 荒野之宴
(星星鬃:喜欢酒,虫师用来引路,它们取走光酒之后会自己回巢)
很喜欢酿酒师的一句话,他说:
“酒是活物,只要你动用全部的感官,好好让它们听取你的话语,终有一天它会回应你的“
世间任何事不也是这样吗,用心终有回应,只是很多时候真的用心了吗?

虫师以淡淡的叙事手法时而讲述一个柔美的故事,时而讲述一个个悲伤或残酷的故事,然而却在不觉间又总能被抚慰感到宁静释然。犹如一杯茶,入口虽苦,但却清香悠久。亦如一首虚无缥缈的挽歌,虽忧伤却美丽,其余韵悠远,绕梁三日而不绝。

有关始
从那个遥远而未知的世界轻移漫步地走来,携来一身浓郁的绿色。无论是青绿、葱绿、淡绿、柳绿、品绿、蓝绿、草绿、水绿、墨绿,或者是无数种的不同光泽和倒影的绿,充盈的不仅是脚下延伸直到天边的山峦重叠,还有,弥漫着淡淡忧郁和哀伤的记忆。
柔缓而细腻的笔触,细细勾勒渲染出我视野里拥挤得没有一丝空域的风景。被风吹过的山林,荒雪覆盖的村庄,海边捕鱼的人们,还有,背着庞大箱子不断旅行的虫师。寂寞和忧伤同行,梦想和现实交织,柔软和残酷错综,环绕着最接近生命原体的“虫”,在我眼前徐徐展开了渐行渐远的步履。

第二集 啼叫之贝
(XX虫:平时它们都飞在还海面上,以食海草为生,一旦察觉到大海的异变,就会爬上岸来,蜗居在贝壳里面,等待灾祸过去,并且一直低声啼叫,呼唤着同伴,如果放在耳边倾听的话,人就会忘记如何发声)
他说:“谁都不会保护你的,你的性命只能由你自己保护“,他是砂吉。因为一次意外,她的妻子在赤潮之中丧生,而那时候他把妻子托付给了船老大,所以之后砂吉一直怨恨着船老大,自己和女儿两个人住在悬崖上过着打猎的生活。
怎么说呢,其实能理解他的丧妻之痛,可是船老大有错吗,海上的灾难并非人为所能控制的呀。生活中是不是也有太多这样的任性怪罪与执拗?

在喧嚣浮躁的城市里,虫师的世界是一方洗涤尘世的的净土,在青翠朦胧山水中,在光怪陆离的景象里,忘却了时间,忘记了尘世。

有关虫
也许并不应该确切地去考证真正的“虫”的存在。在苍凉而荒漠的纸卷上缓缓展开的笔迹,描绘出的不仅是我们印象中绝无仅有的奇幻的形态和意象,更是倾诉了即使是这个人类征服许久的世界也存在着稀有而缥缈的生命的事实。接近于生命与非生命的模糊的界限中央,但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只要是有些许生命的气息,便无疑就是生命的状态。
那是,极少被其他生命所感知的,寂寞而孤独存在着的生命。即使动漫中讲述的故事中,虫常常是作为有害的生命的存在,然而,正如虫师银古所坚信的那样:“生命并不是为了威胁到其他的生命,只是生命自己的存在方式而已。”即使带来了难以容忍的悲伤和苦难,银古也并没有因为人比较强的地位而忽视了虫要活下去的信念。不到无路可逃的绝境,就不会侵犯虫生存的权利。
这,也许正是我们所要思考的。在这个充满了无数生意盎然的生命的世界上,究竟是有强者和弱者的区别。但是,终究也并非有永恒的强者,也并非有永恒的弱者。所有的,用各自不同方式拼命活下去的生命,也不过是为了争取世界上一个生者的位置而已。人,也许总是太依赖于杀戮和灭绝。总以为这样的方向才是通往幸福的必经之途。其实,又有谁能确定,又有谁能保证从此以往呢?
虫师的作者也许正是这样矛盾的集体。既是充满达观与希望,却又是留存残忍与悲伤。也许是现实与理想的无法逾越的距离造就的梦境。瑰丽的色彩里渐渐显露的虫的剪影,也许,正是作者渴望追觅和眷念的代表。赋予了虫各异的生存姿态,也是寄予了作者忽而显现的思考的主题吧。这些主题,无论是生,无论是死,无论是追寻与守侯,无论是相信与执念,无论是过去与将来,无论是亲情与爱恋。在虫师里,世界都被还原成苍白却朴实的根本。
就如生命,在洗尽铅华,褪却浮躁,在所有尘世的喧嚣与俗想都被抛却,而惟一保留的,却是从前在斑驳陆离的色彩中辨不分明的清晰依旧的心愿。活下去,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活下去。也许才是生命真正存在的意义所在。

第三集 雪面之下
(常雪虫:会一直吸收体温,被缠上的周半,看上去像是一直在下雪似的)

“虫”有时虽不为人知,但有时并不可怕,它没有善意也没有恶意,它只不过是回应了内心的期望。

有关人
在虫师里,出现的是形形色色的人。各异的过去,各异的信念,各异的追求。也许,还有各异的结局。每一集短短的故事,都会出现似曾相识的面庞。相似的纯真的孩子,相似的朴实的男子,相似的温柔的女子,相似的和蔼的老人。每一张面容,都能找寻到熟谙的轮廓,无论眼眸、发式、皮肤、身影。即使,他们被给予了毫不相似的名字和记忆。只是出现在不相似的故事里。
其实,在世界上的茫茫人海里,相似的人又何止千万。蓦然回首,也能察觉陌生人脸上熟悉的气息。天涯还是海角,往往都不是所隔绝的原因,最近,也是最远的距离。从这点上来说,我们,其实都是相似的人。也许也是因此,虫师里的人,都是那么让人感觉亲切和接近。仿佛,那是碰触了心灵最为相似也最易引起共鸣的柔软的角落。
那些人,存在的并不是我们现在存在的熙熙攘攘的现代世纪。也许是主题所必须的,回归到了古代,或者说的远古没有阶级纷争的时代。人们踏着木屐行走在青泞小径上,推着古犁农作在无垠稻田里,燃着柴火蹲息在温暖木屋里。那是,质朴单纯得只想着生存的年代。也只有那个年代,生命的源头才会涌流出充沛的生意与坚决的信念。
也许。不仅仅是生存。只是与生存有关。在那些人中,永恒不变的,是两个主题。同样的坚定,同样的持久。一个,是寻觅;一个,是守护。寻觅,是为了梦想,或是为了身边曾经在意和亲近的人;守护,同样是为了梦想,或是为了身边现在在意和亲近的人。甚至,会误入歧途,会被命运拨弄,然而往昔的执着却从没有倦怠与放弃。也许,也是不懂得放下。
那是苍凉得还原了现在世界的时代,那是质朴得映照了现在世界的背面。
人,终归是要回归于最接近生命原体的世界。恍若梦境,却又是这般真实与坦然。在那里,我们也许会找到许多相似的背影,与自己,与存在的所有生命相似的笃定的事实。

第四集 抚夜之手
(腐酒:生命源头光酒腐烂之后的产物,应该成为虫可是没有,变成了红色泥状。腐酒本身没有意志,智慧不停地腐烂下去,当它进入动物体内,混入血液重获生命。宿主也将获得特别的能力,通过掌心散发的香气吸引猎物,轻松捕猎。
不过腐酒会不断侵蚀,最后会完全夺取人的身体,人成为了虫,不被人看见,失去了身体和意识)
辰哥,被腐酒依附,拥有随意诱捕猎物的能力。喜欢夜间捕猎,沉迷于猎杀,沉迷于唯自己独大的感觉,所以并不想被治疗。他害怕处于随时可能被狩猎的状态,成为其他动物的饵食。他不断地猎杀动物,不断不断,享受那种快感。
在想,是不是当一个人拥有了一种权威感或是权力,就会一直放纵不断扩张,就像那些贪官,就像历史上的那些皇帝

虫师有里着朴素的辩证法,它在讲述人与虫的关系,也是告诉现在的人们如何与自然与其它生命相处。

有关旅
这些故事,也许就是旅者的故事。银古,这个白发独眼的虫师,猝不及防地便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却是用着他习惯的舒缓的步调。朴实的身影,配合着慵懒的声音,只有深邃的眼眸静静地等待着它栖息之地。在一片重叠交织的绿色中,他轻轻地走近,走近虫,也走近人类心灵最深埋的地方。
仿佛银古生来就是旅者的。其实却不是。从偶尔的两话中我们可以窥出银古的身世一二。银古,这个注定要漂泊游荡世间的人,原来也是有过去。一如被他忘却的回忆,一如使他答允的的承诺,一如让他似曾相识的沼泽。过去,也是回忆。然而,从十岁才开始的回忆终究是无法补缺的遗憾。旅行,是否也是为了寻觅,或者说,是为了拥有更多无法忘却的回忆?
也许并没有那么确切得趋散一切渺茫的目的。只是因为无奈,吸引虫的性质注定了此后的印痕,是无法企及的注定的路,也注定了要不顾一切地走下去。这样看来,原本就是孤独一人的旅行还似乎含了宿命忧伤的味道。只是也有温暖,有关别人的故事,银古总是尽力地调节着人与虫之间的冲突。仿佛别人的幸福,便是自己幸福无法触及却依旧清晰的方向。
曾有人把虫师与奇诺之旅进行相似的比较。如果说奇诺之旅还较犹如是一个旁观者,站在局外,那么,虫师则更接近于入世的人,也许比别人看得透彻,却依旧看不到自己的往昔。有了缺口记忆与无奈漂泊的旅者,仍旧穷尽所有的力量,维持着虫与人之间的平衡。谁都没有过错,都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只是悲伤,依旧无法抑制。而银古,也许正是站在人与虫边界最模糊最迷茫的处所。
这样的旅行,较之许多别的,少了些确切,多了份淡泊。随遇而安,随波逐流,难道真是幸福?如果是,却依旧要为人奔波;如果不是,却依旧是无法停留。
m.9599116,旅,只是不停地走,攀过山峦,横渡溪涧,穿过树林,抵达村庄。真的,能停下来么?也许能回头,也许能转徙迁移许久之后归来,然而世事无常,故颜难在,所期待和渴盼的,又岂能尽如人愿?无法停留下来一直守侯,是否,又岂是亘古不变的惆怅?

第五集 镜之深渊
(水镜:形如水银之物,若是有动物的身影映照在水面上,它就会模仿动物的姿态登上陆地,然后一直跟在本体后面,接下来本体的体力会渐渐衰弱随着体力的衰弱,水镜开始生成实体本体会渐渐失去实体,水镜最终将取代本体)
真澄,一直喜欢一个男生,可是那个男生却并不喜欢她,她一直等待,一直心伤,甚至对水镜要取代她也不反对,对生,对存在失去欲望。银古对她说:
“那些跟虫一样,没有实体之物所栖息的世界,那就是这世界不需要之物蠢蠢欲动的黑暗世界,虽然虫根本没有心灵,但大多都渴求光芒想爬出那个黑暗的世界,可是很难,就是这样一个寂寞的世界,可是它们依旧努力着“
想想,那些虫都那么努力地想要存在,想要有一个实体,拥有实体的我们又怎能不好好珍惜?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伤害自己是否值得,一个女子就该独立不依附,不喜欢就可以那么干脆地放弃不纠缠。

有人说虫师有禅的意境,那大概就是弘忍大师说的: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看天上云卷云舒吧。

有关终
曾经很早就听说过这部动漫,需要的是把灵魂的所在轻轻地沉淀下来,应和着舒缓的音乐,顺延着安详的呼吸,触觉着倦怠的话语,放在由交错的光斑投影的绿色海洋中浮沉。品味的时候,也许会犹如梅雨般湿淋了周身,也许会犹如飞雪般冰封了喧嚣,也许会犹如浮萍般飘摇了一生。
那是自从在繁华都市里习惯了尘世的浮躁与杂念后再也无法重新寻觅的东西。并不知晓,在那样抹染了重重叠叠的绿色的画面里,我却犹如初生的孩童般徒步徜徉在这荒谬又真实、绚烂又质朴、残忍又温暖的生命无垠生长的地带,的确,这就是生命,是世界上不为人知的奇异的生命。
我相信,生命就如浓郁的绿色一样,永恒地伸展着敏感而坚强的触角,再残酷,也终究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延续而存在。

第六集 花惑
(木灵:泡沫状虫,被木灵寄生的树,寿命都出奇地长,虽说能让植物开出美丽的花,可一旦进入动物体内,五识之一便会被麻痹)

虽然在说虫,但最终说的还是人。“虫”非虫,亦是虫,当它进入了内心时便不再是虫。

于你,于我,于所有的生命,都是一样。

被用作药,原理是使其感官减弱
“有些人为了从痛苦中解脱,根本不在乎是否失去视觉听觉”
这样的所谓治愈,不过是自欺欺人

【第一话】荒野之宴

恋漫纪豆列:http://movie.douban.com/doulist/448833/

第七集 虫语
(催雨:搜集空气中的水分,形成雨后降到地面,然后会随着蒸发的水一起再次升上天空搜集雨水。若是艳阳持续,空气中水分消失之后,便会停留地表,变成逃水般的形态,毫无目的。
       一旦触碰到便会被附身,会以你为中心,夺去宿主体内的水分,然后升上天空,搜集雨水。宿主因此流不出眼泪。)
阿照,被催雨附身,到哪哪里会下雨,因为这个她的村子被淹没,她开始流浪,没有归宿。
阿康,喜欢阿照,问着阿照为什么不停留,阿照说:
“若是有一天雨停了,我留下真正的眼泪,就会扎根下来。在那之前,就带着雨水,如云朵般飘荡吧)

禄助没有喝到光酒是个遗憾,但他记得父亲酒的味道。世事总不尽如人意,但有失必有得。

第八集 平地生风
(鸟风
  呼虫:在海边的石头上挖洞栖居,风吹过洞穴就会发出哨子般的声音,聚居在一起繁殖,繁殖太多的话对身体虚弱的人会有害
呼虫是鸟风的食物)

当看到禄助在受到挫折时仰望满天起舞的虫,我觉得我也能继续走下去。

所有的虫都会听石笛的指令,只是它们也有自己的意识,可以不依照
没有灵魂的虫都会有自己的意识,做自己喜

本文由九五至尊手机版发布于m.9599116,转载请注明出处:分集体会

关键词:

【蟲师】当科普故事来看

第一集 荒野之宴 (星星鬃:喜欢酒,虫师用来引路,它们取走光酒之后会自己回巢) 很喜欢酿酒师的一句话,他说...

详细>>

文学化的动画——一本没有字的书

故事看了太多,但从未因此麻木…… 《虫师》是为数不多的,能让我看很多遍的动画,其实它更像是一本书,可以随...

详细>>

忘川之上,桑梓之下,一半是光,一半是影

m.9599116,一年前补的虫师,那是心还平静不下来,热衷于各种剧情向的动画,而对于单元类型的虫师并没有过多感觉...

详细>>

【開會日常】巨人的復出

蟲師 或許是 我有生以來 看到的 最具深層含義的動畫了 另一個是攻殼機動隊兩者都有涉及到道家和佛家思想。 這部...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