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尸鬼,关于秩序

日期:2019-05-13编辑作者:m.9599116

该评论主要喷沙子和静信,不喜请绕道。

或许有人觉得,身为异类来讨论关于尸鬼的秩序很可笑。
然而秩序的存在不就是为了调和世界的矛盾吗。

重新回顾了剧情,发现了一些之前忽略的细节。
     首先,尸鬼沙子之所以会到外场村是因为静信先生在报刊上登载了自己的文章,知道外场村是一被死亡笼罩的村子,非常适合尸鬼把这里作为大本营。静信先生和敏夫医生,一个作为寺庙的继承人,一个是医院的继承人,都被束缚在固定的身份中,压抑着,厌恶着,静信先生把自己的心情通过文字传达出来(想要毁灭村子= =),这个当沙子说自己看过他全部的作品的时候,终于有人能稍微理解他的想法..的心情。
    其次是村民们,正如清水惠说的,她讨厌这样土气的村子、土气的村民、土气的想法(村民说她的轻浮),正如结城夏野讨厌村民不停的八卦别人的任何事情,大家的固化思想,理想化的现实的观念,不敢去面对新的事物。都是他们所讨厌的地方。
    还有最核心的是,尸鬼杀人时为了活下去这一点,人类也靠杀害别的生物生存,如我们日常所说的家禽、蔬菜、鱼类等都是自己劳动所得,当然人类也会滥杀无辜,如濒临动物,或者追求享受杀害大象、穿山甲等。人类会为了自己生存的问题而去攻击他人抢夺资源,但也存在想小律护士一样为了不伤害别人情愿自己难受,这不是大家认为她是圣母,而且个体在面对问题根据自己的信仰是所做出的选择。人生活在世上不只是为了吃饭,更重要的精神价值的追求。个人的底线很重要,当成为尸鬼之后,人已然忘记自己的底线在哪里,慢慢舍弃自己为人的身份,刚开始还会纠结自己杀人的罪孽,慢慢地觉得不重要,因为那时候单纯是尸鬼。
    我并不能单纯判断尸鬼杀人不对,或者人杀尸鬼不对。随着剧情的推进,当尸鬼一个个杀死村民的时候,他们的行为让我觉得很残忍,到最后敏夫医生组织村民杀害尸鬼的时候,可谓是大家都杀红了眼,人挡杀人,也很残忍。曾经一部小说猪脚说的一句话,建立在牺牲上的幸福永远不是真正的幸福。杀戮并不能一次而永久的解决事情。沙子说“死都是平等的,没有特殊的死亡”,我同意,但是我想指出一点,没有人能随便结束别人的性命,无论是为了什么。
    最后静信先生帮助沙子一起逃离了村民的追杀,外场村也彻底陷入的火海,村民也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家乡,我能说这是两败俱伤吗?看见其他人在评论静信先生和沙子的时候愤愤表示为什么这俩个人可以逃走呢?今天看到一段圣经解释:天主为什么允许邪恶的存在?是为引出更大的善良。剧情的发展并不是为了赶尽杀绝,也是留给我们的反思,对我来说脑洞比较大。

尸鬼我追了很久了,主要是动画,漫画,小说看过两本,之后就实在是看 不下去了(对不起,我是个没内涵的人ORZ)所以我的评论主要是根据动画发表的,可能会和小说有出入请谅解。

关于尸鬼的存在,他们的存在至少是不合理的。
存在即合理是不能解释尸鬼的。
因为这个理是reasonable,更偏向于客观逻辑,而不是right,这种价值选择或判断。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加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看完整部动画我最讨厌的就是沙子。
并不是说她想活下去是不对的,相反,我还挺欣赏这点的,因为她不逃避。这比一遭遇不幸就想死的人可坚强多了。
但是她最应该骂的应该是想建立尸鬼村。
认为自己不幸,却让别人遭遇和她一样的不幸。怨恨着使自己变成尸鬼的人,却在外场村扮演着相同的角色。她在神前哭泣自己并非自愿成为敌人,但在我眼里,这只是狡辩。明明外场村的悲剧就摆在眼前,尸鬼的末路也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
就像夏野说的凭着自己的意愿袭击人类,一旦复生就强拉着对方做同伴,不同意就威胁要杀掉对方。有人觉得人类杀死尸鬼是残忍的,那尸鬼杀死尸鬼呢?那岂不是更残忍?
沙子说:“没有毫无理由的杀意。”说明她对村人的杀意是有理由的,可能就是为了增加同伴建立自己的社会吧。那么村人对她的杀意也并不是无来由的,是恨她随意操纵自己的生命,破坏了自己家庭吧。
沙子想要建立自己的社会,不想再作为异类躲藏,想要能堂堂正正的出现在别人面前,我可以理解。可沙子讨厌就讨厌在她杀掉人类就是正确的,就是为了生存不得不杀;而人类杀她就是罪恶的,是不怜悯弱小,连她的存在都不允许,典型的双重标准。她这几百年都白活了吗?想要杀人就要做好自己随时会被杀的觉悟。连这点都做不到就根本没有立于人上的资格。

如果以尸鬼所需要的最低生存限度来说,那么他们将某地进行地区灭绝式的屠杀并建立自己的社会不断扩张,也是生存之必需,是不得已为之吗,呵呵。
来外场之前没有社会也没有众多同伴的他们一样可以生存,因此占领外场的行为只是因为发现了符合预期的地点,因此无论以何种手段都要得到而已,是一种基于贪欲的选择,而非没有选择的无奈。
所以沙子也好,辰已也好,静信也好。洗白的合理基点自始不存在
或许洗白的迷惑性就在于一个外表是柔弱萝莉的恶鬼看似无奈无力的辩解。尸鬼的矛盾性就在于特征与情感上与人类鬼却注定与人类成为死敌。
如果有白莲花认为尸鬼的存在是可以对抗人类世界的,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只想说,同情也好,不忍也好,至少我作为一个人类,作为世界目前支配主体之一部分,无法接受以情感为由毁灭自身存在的设想。
洗白之前的沙子在我眼中还有可怜之处,还曾使我同情,然而自我洗白之后的她只使我感到恶心。如果你认为一切死亡都是平等的,没有特别残忍的死亡,那么请你别作出那么一副,村民的猎杀好残忍,我不想死,我是很脆弱很无辜的存在,这样一幅恶心的做派。
无休止的生命之中进行过那样多的杀戮,毁灭过那样多的家庭,还要以自己的歪理洗脑来证明自己毫无错误与罪恶,以求原谅吗,也真是可笑。
辰已说,喜欢沙子,因为沙子是毁灭的象征。
沙子毁灭了自己,毁灭过无数人的生命,毁灭外场,毁灭了静信作为人的最后一点自我。
静信使我感到恶心的部分就在于脑内yy能力满级,纠结矛盾无担当,以及敏夫在书中所说的一句,似乎被动漫删掉了的话“你只是不敢脏了自己的手罢了”
没有无理由的杀意,没有无杀意的杀人。
静信的杀意是对于除自己之外的整个世界与整个秩序而已。
因为是这个世界使他无选择成为僧侣,是这个世界使他一直履行他不愿承担的责任。因为他脑内最大的追求是得到自己想要的自我。所以他否定和痛恨这个世界与秩序吗。
沙子说理解他见弃于神的无助,明明把自己作为牺牲品敬奉给神,神却不肯拯救于他。
关于尸鬼,关于秩序。静信与敏夫分道扬镳的争吵在于恭子之死。
静信认为敏夫的行为要比尸鬼还残忍。
我承认敏夫的残忍。他是知道怎样让恭子多存活一段时间的,因为之前住院的女子因为他守护的一夜平安曾有所好转。
然而为了研究和真相,他选择放任自己的妻子成为尸鬼并以她的痛苦与第二次死亡为研究对象。
放任与主动杀人,都是杀意。都是罪孽,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足以消除对于活人的杀意所致的罪孽。
静信心怀对于全世界的恶意与毁灭欲却立于道德制高点谴责敏夫与他人,是最为我不齿的地方。
你可以做一个傻x,但别出来恶心人。
静信会认为对于一个杀人狂魔的尸体或其他一个人的尸体,进行与恭子相同的研究也是令人发指的罪行吗。
如果会的话,为何能够接受敏夫这个与死亡为伍的医生作知己好友呢。
如果会的话,那么静信并不认为死亡是平等的,也不认同"没有特别残忍的死亡"这一论断,又为何要这样为沙子和自己辩护。
因为这个懦弱的人只是想找到一个不受谴责也不必谴责自己的逃避点。
“你谴责我,你犹豫,只是因为你不想也不敢脏了自己的手”敏夫对表达谴责的静信发出这样的嘲讽与不屑。
我喜欢敏夫就在于他具有牺牲精神的同时没有自以为英雄的可笑自大和被渲染为英雄的俗套。
残忍也包括可以理解的残忍和不可原谅的残忍。
我认为尸鬼绝对属于后者。如果明知不该存在,又要强行存在,这是一种新的罪孽。,只是有其存在的理由,而非有存在的正义性,

本文由九五至尊手机版发布于m.9599116,转载请注明出处:关于尸鬼,关于秩序

关键词:

价值观大碰撞

还算不错的新番,刚刚开始的寒假天里也熬了下看完了。对于动漫中关于正义善恶的探讨还算可以,特别是末尾时村...

详细>>

2017.12.07 周四--《死亡》==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

善良到发光的人们表示,尸鬼是可怜的,是让人同情的。 一、引子   沙子童鞋看了和尚的小说后就一直很仰慕他(...

详细>>

尸鬼的漫画补了,动画神还原啊,每个人的发型

被力荐看了尸鬼。一切的开始都是洋房那家人搬来住。 动画里也说了,那做洋房与村子格格不入,那风格还有住的人...

详细>>

“有”与“无”

  长久以来,大方面的来说,都是胜利即正义,小方面的来说,都是认为自己即是正义,但是说到底,哪有什么绝对...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