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疯子》‖戏剧是不信命的,但电影有电

日期:2019-09-22编辑作者:九五至尊手机版

本来是要写短评的,但是超字数了,所以干脆好好掰扯掰扯。

采写/杀手里昂
文章来源:《电影》杂志一月刊

图片 1

本作是话剧改编,故事有笑有泪,虽然能猜到剧情大体的发展,还是让人愉快又感动(一方面也是演员的功力),个别地方能看的出更适合话剧的表现方式,放在大银幕里就显得逻辑不足不够精巧,不过这样的一部喜剧在夸张中发展也让人觉得在情理之中,可以看到生活的影子却不能完全代入生活去看,我想在接受这一点的基础上能看的更开心。同时其中也有电影表现手法带来的话剧舞台上难以实现的细腻画面和别样精彩。

近几年,话剧改编电影似乎成为了一种趋势,去年的《夏洛特烦恼》,今年的《驴得水》都受到观众的强烈追捧。中国话剧金狮奖最佳导演饶晓志的《你好疯子》,也打响了2017年话剧改编电影的第一枪。

电影驴得水上映后受到到了很多好评,喜剧是现在比较受欢迎的一个剧种,当国产片总被网友们戏称扶不起的阿斗时,开心麻花的片子却受到了广泛的好评。

接下来来说说演员。

电影《你好疯子》讲述了七个素不相识的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关进了一家精神病院,他们遭遇各种被“逼良为疯”的行为,七个人为了逃出疯人院使出浑身解数。“当所有人都认为你是一个疯子的时候,你将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疯子?”这是导演饶晓志想在电影中讨论的命题之一,但他并没有想完全从病理学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更多的是想从社会层面出发,以一种荒诞喜剧的方式去讽刺现实的荒谬。

坦白说我不喜欢这个片子,本来不想写这个片子,但它有不少可以聊的点,这部电影过去也有不少时间了,下面就该在电影频道或者乐视上播了,这里就先聊一些外延的东西。

迪丽热巴算是比较适合这个角色的,这种有点小任性的可爱女神形象,虽然有一定之前角色的既视感虽然演技稍显青涩,但是也可以算是演出了一种自成一派的灵动和生猛(褒义2333),至少在“形”的完成度上我认为刘佳音是及格的,戏算是接住了。

从路演开始,电影《你好疯子》就在全国收获了好口碑,获得了圈内一票明星的推荐。陈坤直言“这部电影绝对可以带给你颠覆性的感受”;李亚鹏则笑称:“《你好疯子》一点也不像处女作,倒是像二婚。”

电影如果按文学类型分(教材里有这个分类么?),可以分为戏剧型,小说型和散文型等等,驴得水这个片子是话剧搬上了银幕,剧情内容基本上就是原来话剧的内容,自然它是戏剧型的电影。戏剧型的电影也有很多成功的佳作,如《十二怒汉》和《杀戮之神》。戏剧的核心是演员的表演艺术,所以开心麻花都用话剧的原班人马来演电影,一方面也是考虑成本,最重要的当然是作品的呈现效果。一部大量用近景甚至特写的电影,如果充满了唐嫣和吴亦凡这样的迷之尴尬的演技,那剧本再好也会出戏的。

至于郭老师就更不必说,他是片子的定海神针,尤其在打光稳定发挥看不见坑的时候真是苏到不行,无论做怎样夸张的颜艺,眼睛里带的感情都是满满的(歪个楼,星剧社罗祝里和钱老板那一眼万年我记到现在),这样的表演带有极强的个人风格和魅力。

图片 2

其实舞台剧相对于电影本身是更原始,更亲民的艺术形式,电影是在科技发展的基础之上发展而来的,表现形式丰富多彩,而舞台剧本身的亮点就在戏剧冲突和演员表演,话剧作为舞台剧中更为通俗的一种,也适合所有人欣赏,不需要任何艺术修养门槛。但目前的情况来看,电影的普及率显然更高一些,像话剧这类动不动就几百块一张票的娱乐节目,反而变得高雅文艺起来。其实无论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还是布莱希特体系都是些低端货。

总体来说,个人认为这部片子的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剧本应该可以打磨的更加优秀,不过作为话剧改编,要在讲好故事的同时还原话剧的闪光时刻确实也不容易。国内都市轻喜剧题材的好作品算的上是稀缺资源,对于这样一部及格线上且有亮点存在的电影,我愿意给予更多的鼓励。

【一】戏剧拯救不了电影
《电影》:《你好,疯子》的故事雏形是怎么来的?
饶晓志:我看过一个意大利新闻,讲精神病院有个司机,开车拉着病患去报告,路上他开点小差,下去喝酒,回来之后发现车上的病患跑掉了。后来他就把车开到一个地方停着,说这是免费巴士,就上来三个正常人,司机就把他们拉到医院,然后对医生说这三人是妄想症患者,要好好对待。这三个人进医院后,A对医生说自己学识渊博。B对医生说,不放我出去,我弄死你。C就给药吃药,给饭吃饭。只有C很快就出院了,出院之后把那两个人也救出来。我就看到这个觉得挺有意思。

人们在大银幕上看了一出中国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的,中等水平的话剧节目后,以为看到了中国电影的新希望了,真是少见多怪。这个片子的优点不是没有,应该说好的地方,在观影的过程都看到了,但不好的地方有很多,忍不住要说几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罂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影》:这个故事最吸引你的点在哪里?
饶晓志:我对“正常与不正常”这个事有很大兴趣。我们在生活中经常遇到这种“正常与不正常”的交锋,我们需要证明“正常”的时候太多了,人类总是去划分各种界限,比如门不当户不对,恋爱不被祝福,同性恋不被祝福,其实这种界限都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产生改变,所以这也是让我开始做这个事的最大原因。随着我们在排话剧,找到了一些电影命题,第一个是“全世界都认为你疯了,你要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疯子”,第二个就是“如果全世界都疯了,那你该如何证明自己也疯了”,其实有这样一些故事在里面。

网友普遍诟病的是人设不合逻辑,性格转折太突兀,尤其后半段,让人看着很不舒服。我记得看到过一篇文章教你怎么写文章,当你在处理转折的时候,总是不知道怎么过渡才好,那位作者教你:强行转折。你读的时候会发现,也没什么问题,感觉还是很平顺。这种强行转折在电影戏剧这类艺术作品中也常出现,可以说是一种学院派的套路,高效,好用。但还是很低端,还是有很多副作用。那种刻意甩出来的力度来追求电影的深度让人很不舒服,它的效果能过脑,有冲击力,但不走心。

《电影》:是什么原因让你将话剧改编成电影的?
饶晓志:制片人看完《你好,疯子!》的话剧,说希望能把这个搬上荧幕,我们就一拍即合。其实拍电影的冲动我从小就有,我一开始根本不是接触的戏剧,我小时候在贵州成长,最多只能看看电影,哪能看的了戏剧,所以我对这个圈子的理解还是完全来自于电影,或者说来自于港片时代。只不过后来当我慢慢的进了戏剧学院,又重新接受了戏剧的熏陶和教育之后找到了戏剧的表达方式,但是从初衷来说做电影,我可能比做戏剧的念头都要早。

故事本身是以悬念的形式展开的,这种形式最重要的一点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但这个片子倒是很好的做到了“意料之中,情理之外。”后半段文革式的批斗,人设基础不牢靠。张一曼如此甘受凌辱,只有同事骂她时候的半句交待“张一曼当年要不是校长,你……”来勉强自圆其说。其实戏剧化桥段设置得不合理,在张一曼对特派员说goodbye,特派员回答了一句good morning开始,就进入强行忽悠观众阶段。作为前中戏的老师,处理细节这么随意,只能说就像片尾处罗斯先生的一句台词:“Incredible!”

《电影》:据说你每排一个新剧的时候都会在合同上标注:改编权归导演。
饶晓志:主要是为了版权归属的问题。第一,我愿意拍自己的东西。第二,我不愿意把这些东西给别人拍。2007年其实我就打算拍电影了,自己写了一个剧本《爆胎》,找了李亚鹏做男一号,高圆圆做女一号,王小帅监制,一切都挺顺利的,但最后没找到投资,就没做成功,之后又去拍话剧了。我就觉得我总有一天要做电影,它一直是我的一个兴趣,我并不想说,电影一定比戏剧在我心目中的位置要高,就是我还没有做过电影的时候我很想去做电影。

人物脸谱化本来是比较中性的艺术手法,但现在的电影中相对还是少用,因为会缺乏真实感,电影里一个人一出场就知道是坏人还是好人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但《驴》的后半段,人物脸谱化越发的强烈,甚至符号化和象征化。正义感爆棚,牛逼轰轰的铁男因为被一枪没打中吓得磕头如捣蒜,之后就像狗一样唯唯诺诺,话剧里这么表现可以,电影这么拍,真的好么?传统戏剧中这么脸谱化一个人物,是为了更好地向普通劳动人民(文盲)传达艺术内涵。而如今,广大劳动人民还是吃这一套,看来扫盲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本文由九五至尊手机版发布于九五至尊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你好,疯子》‖戏剧是不信命的,但电影有电

关键词:

湮灭让我大失所望

首先这是一个吐槽向影评,不喜勿看 这部片儿的褒贬不一,终究还是大众与小众的对立。   在地铁站看到了超体的...

详细>>

东泽太郎的故事

这是约翰史密斯的告白里的一段话。 这部电影的编剧应该没看过这本书,因为这本书的手稿04年才现身拍卖市场,1...

详细>>

关于〈挪威的森林〉

如今,终于看到了《挪威的森林》的电影,想写写评论,可不敢轻易下笔,但由于对这部作品的喜爱,写点自己的感...

详细>>

回归母体

“Zion(锡安)电影用这个名字来命名人类的最后家园,象征着这里是正义得到彰显的地方,是对抗机器的圣地。有影...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