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戏梦伤千年

日期:2019-06-28编辑作者:九五至尊手机版

全剧始终是一种压抑又濒临崩溃的氛围。在蝶衣身上,不疯魔,不成活也倒成了整个电影的最佳概述了。

     很久没有为一部电影这样揪心了。原本只是看到网络上怀念哥哥张国荣,一时兴起找来不曾看过的霸王别姬,没想到看完之后又陷进了别人的故事里,心情沉重,郁郁寡欢。有时候恨自己总是这样感性,把别人的故事当成是自己的,百转千回,可终究也无计可施。
   看完电影有种很悲观的意念:人永远没办法和命运抗衡。生活原本没留给程蝶衣任何选择的余地。一个九岁的孩子被母亲狠心剁掉了多余的手指丢进戏班,因为母亲是妓女而备受周围孩子的奚落。他害怕挨打、害怕疼痛、害怕被抛弃,师哥小石头处处护着他,使得他对师哥的依赖逐渐超过了师兄弟之间的感情。虽然他天性中有着女性温柔的一面,可是对自我性别身份认同的混淆却是在成长过程中慢慢形成的。因为长相秀气俊美被师傅指定演青衣,一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屡屡出错,每次开口总是“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也许是因为对第一次出错受罚时的过度恐惧,也许是潜意识里对女性身份的一种抗争,直到后来有一次师哥气急败坏恨铁不成钢的把烟斗戳进他嘴里纠正他,才终于唱对了这句词。在师傅的严厉管教下,他和师哥成了红极一时的名伶,段小楼和程蝶衣,楚霸王和美虞姬。
   可是程蝶衣和段小楼不一样。
   段小楼是个现实主义者,他能够把戏里戏外分得很清。豪迈、刚烈的他懂得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弯腰低头,无论人生的际遇怎样,段小楼总是要活的。他的人生哲学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因此,他可以在向丝毫不懂京剧的革命学生屈服而否定蝶衣;可以在小四卑鄙的取代了蝶衣的位置后继续出演楚霸王;可以在文革的批斗场上大肆揭发蝶衣曾经的“罪行”;可以违心的在菊仙面前大喊“不爱”菊仙•••菊仙是对的,当年她从花满楼三楼纵身一跃,因为她信任段小楼会接着她。可是现在她怕了,她曾经那么不顾一切捍卫着的爱人的一句“不爱”让她心如死灰了,什么是值得?什么不值得呢?她穿着大红嫁衣自缢了。
   程蝶衣是个理想主义者。他内心里始终有着为之坚守的东西;即便是在审判他的法庭,或许是万念俱灰了吧,他不肯说假话为自己开脱什么,“日本人没打我。如果青木还活着,京戏就传到日本去了。”满庭唏嘘。他是个不疯魔不成活的戏痴。解放后,他反对那些不伦不类的现代戏,认为京戏讲究的是情境。师哥段小楼在屋外拍门大喊,“你也不出来看看现在的戏演到什么地步了”,他只是坐在屋里幽幽的问,“虞姬为什么要死?”。那是戏啊,那是戏。可是谁说戏不是人生呢?
   文革之后,十一年没见面、二十一年没唱戏的师兄弟聚在一起,演出最初的成名戏“霸王别姬”,师哥说“我本是男儿郎”,他自然地接下去,“又不是女娇娥”,师哥说,错了错了。其实对错还重要么?穿着华美的戏服,虞姬自刎而死,蝶衣选择了在最美时死去。恐怕只有这次是他可以选择的吧。
   蝶衣戒鸦片那段戏,忍受着极端的痛苦折磨神志模糊的蝶衣倒在床上,嘴里呢喃的原来是,“娘,好冷,娘,好冷”,菊仙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蝶衣的娘也是妓女。在那一刻,蝶衣只是个从小被母亲抛弃的没有安全感的孩子,菊仙也只有紧紧抱着他才能给他那么些许的温暖吧。被送进戏班,被要求演青衣和花旦,被心理变态的张公公猥亵•••他始终是挣扎在命运的洪流里。他不能和命运对抗,他也阻挡不了时代变迁。对少年的程蝶衣和段小楼而言,艺术不是对美的自由的向往,只是生存的本能挣扎。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被送到戏班讨口饭吃,在被迫的接受中慢慢痴迷至坚守。小豆子(蝶衣)被生生切掉的手指,小石头(段小楼)被刀胚子打屁股的令人心悸的声响,因恐惧挨打而上吊的临死前把嘴里塞满糖葫芦的小癞子,还有被戒尺打得血淋淋的双手•••瑰丽的精神文明往往是以极不文明为代价的。
   可是,那个时代终究过去了。蝶衣企图用同样的方式教导小四成才时,小四愤然的反抗说,“打人犯法!”从前那个满心成角儿的坚守京剧的唯唯诺诺的徒弟小四后来成了一个疯狂的泯灭良心的红卫兵。他仍然想出人头地,只是在新社会有了新的手段和方式。
   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眼神流转之间,风华绝代,倾国倾城。程蝶衣的美让人心疼,京剧的美让人震撼。可创造美的人却不能得到自由。我只能咀嚼着这些许字眼纠结在和我无关的故事里。。艺术向来是权力的花瓶,历史不过是权力的传记。只是逝去的时代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故事,我们或许永远不会知晓,而历史终究将它们碾得面目全非。
   如果不能忍受残酷不如意的现实,自杀也当是追求理想和美好的一种方式吧?突然觉得好无力,我看不透这人生的意义。

九五至尊手机版,“”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义气尽,贱妾何聊生。”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字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两个人,两首歌道出了“霸王别姬”的无奈与悲哀。同样,霸王别姬也形容英雄末路的悲壮情景.

我痛恨文革的惨无人道,对艺术的摧残;痛恨旧官僚主义下对小豆子认知的摧残;心疼蝶衣在小楼新婚夜的凄凉心境;心疼蝶衣“别姬唱一生”的梦被打碎后的颓废自弃;感叹小楼终究不过是戏里的霸王,终究不过也期盼安稳现世的小日子,只剩蝶衣,活在戏里。

   最开始看霸王别姬的时候是因为有哥哥——张国荣,第一次看只感觉是挺好看的;第二次看,是马上艺考了,教编导的老师让我们写影评,我才认真的又看了一遍;这次是我第三遍看《霸王别姬》 。曾经在懵懂时看过霸王别姬,那时候纯粹是从故事片的角度去看此片。而这次,让我得以思考从另一个角度去解读这部影片和片中的角色。由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获四十六届法国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影片娓娓地道出一个关于戏、梦和人生的凄美故事。京剧,自从徽班进京这二百多年里的历史开始,到现在盛盛衰衰,但是依然是中国的国粹,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该影片围绕一出京剧《霸王别姬》展现了段晓楼、程蝶衣和菊仙三个主人公在不同时代,在时代交接的悲欢离合,深有深度思考的意义。
  程蝶衣,无疑是贯穿这部戏的最重要的人物。也可说这部戏成就了张国荣,张国荣也成就了这部戏。“不疯魔不成活”,这种传统文化有一种邪异的魅力,再加上程蝶衣小时的奇特经历,所以程蝶衣真正沉入自己的“戏梦”中,改变性别改变性格地疯狂依恋着京剧、依恋着“霸王”以为自己真的成为了“虞姬”。这种痴迷与忘我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的悲剧命运。在时代的交替中他因戏生祸却因戏免祸,因痴迷忘我却因现实颓废。 “就让我跟你唱一辈子的戏不好么? 这不小半辈子都唱过来了么?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分钟 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蝶衣,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 这是整部戏里我最喜欢的一段台词。在蝶衣的身上,我看到了“从一而终” “从一而终”也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时对京戏艺术的从一而终;二就是他对虞姬、对“霸王”——师兄段晓楼的从一而终。影片中存在日本侵略我中华那一段时期的剧情,而且日本都邀请了戏中的主角去给他们唱戏,可见日本人也喜欢我国的京剧艺术。但剧中,程蝶衣去为日本人唱了留 下了骂名。《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是个悲剧人物,因为没有人能理解他,理解他对这种艺术的痴迷程度,他给日本人唱戏不是为了献媚,而是希望通过外族人将这 种京剧艺术传播出去,并且不希望这种艺术衰落,这方面,他和《梅兰芳》中的邱如白又有相似之处。在他们的眼里,唱戏不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名气,是因为他 们自己的爱好兴趣,从而上升到痴迷,为之献身。也许就因为这些人,京剧文化艺术,在当时那动荡年代也能如此盛行。他把自己完全献身于京戏,实际上是献身于 京戏《霸王别姬》所代表的永恒的中国文化精神。这种忘我的热爱铸就一种飘忽、无奈的凄美人生。沧桑人生中程蝶衣注定是因戏而生,因戏而痴,因戏而死,戏就是他的梦,戏就是他的人生。这样的他注定了悲惨的结局。  

袁四爷说他,一笑万木春,一啼万古愁。说他是虞姬再世。在蝶衣身上,他看到了京剧的精髓,看到了一个完美的诠释。尽管蝶衣始终没把他放在心上,但毋庸置疑,他们是彼此的红尘知己。他们之间纯粹的似乎只剩艺术,只剩契合的灵魂交流。但又夹杂了财、情、欲……这也是值得细细体味的。

  段小楼,在我的认知里,我并不喜欢他,甚至说看到影片演到解放初期那,他出卖了同伴,出卖了蝶衣,出卖了菊仙,我还很讨厌他。但也可以说,他为了保全自己,也不是什么过错,毕竟每个人都有为了自己活下去的权利。他是霸王,也不是霸王。对段小楼来说,戏终归只是戏,他也只是个假霸王,深知人生非戏。在这部戏里,张丰毅老师扮演的段晓楼似乎是个较理智较现实的中性人物,片中的霸王似乎更多地挣扎在现实的残酷中,在菊仙的如火痴情和师弟程蝶衣的“恋兄情结”中他更多地处于两难境地中,如果说在对待戏的态度问题上,程蝶衣是一丝不苟的“人格沉入”,那么段晓楼就更多是的“人格浮出”。如果说程蝶衣的命运与虞姬如出一辙的话,那么段晓楼的命运与项羽的命运也有一种比喻意义的相同或相似。他的性格决定他在历史的轮回中反映迟钝,如果没有菊仙,他也许早就被现实的车轮辗压过去了,段晓楼的戏始终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戏,是一种浮出的戏,他的梦注定是一种理想中的残缺的梦,他的人生是一种写满辉煌写满沧桑的人生。  
菊仙,一个现实的女人,终究有一个现实的结局。她是那个时代的妓女,就会永远被人标签上妓女的称号。就像花满楼里的妈妈说的“你以为你出去就是良人了?”也像菊仙自己说的“花满楼不留许过婚的女人”,这两句话不仅是花满楼的想法,也折射出了社会对她的看法。但是我却很喜欢这样的菊仙——敏而不狡,勇而不躁,哀而不矫,烈而不戾”的一个女子,泼辣而勇敢。这部剧中,菊仙也许对不起蝶衣,因为她霸占了他爱的人,至少名义上霸占了;菊仙也许对不起自己,一次一次将自己置于动荡苦难之中,还心甘情愿;但菊仙从来没有对不起过小楼!至始自终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小楼的事,为什么要说:小楼,我真对不住你。又为什么要在自己最需要自己丈夫的时候,却豁达的说:你忙你的去吧。
可悲可叹可敬又令人心疼惋惜的人儿。在这个频繁改朝换代的年代,她用她的聪明才智一次又一次提点着丈夫小楼,也多次救了蝶衣。可换来的是什么?只是,他把段小楼看的太重了。 “段小楼,她是不是妓 女!?”“.......是"”你爱她吗?爱不爱!?“......不......不爱""“真的不爱?!”“真的不爱!真的不爱,我跟她划清界限!” 古人说,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痴情的菊仙最后又得到了什么呢?可悲,可怜,可叹。

本文由九五至尊手机版发布于九五至尊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曲戏梦伤千年

关键词:

《甄嬛传》淳儿为何有很多点心吃,蒋欣说出实

狂追此剧,一发不可收拾。且不说本剧华丽的布景、装饰,细心雕琢的台词,天衣无缝的剧情,与历史呈现很好的契...

详细>>

观后感

值得为票房打call。近期影院良心,由此谈及现阶段国家政治,可能现在有些偏见,但确是如今所想。习有点步入毛后...

详细>>

最卖座恐怖片竟是清流,然国内永不会上映(文

首先这不是影评,其次这只是四妹的花痴男粉的牢骚和期待o(︶︿︶)o,间接穿插一些老版it的理解和个人看法。 两个...

详细>>

《猫脸老太太》恐怖深入骨髓, 亲情催人泪下, 近

电锯惊魂的结局总是在人的意料之外,很少看欧美的恐怖片,因为不喜欢他的血腥,但这个系列算是我比较喜欢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