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別姬》影評

日期:2019-05-29编辑作者:九五至尊手机版

(旧文)
耀目燈光下一雙老去的纖纖玉手猛拔劍,畫面定格在霸王臉目明晰的特寫,一聲撕心裂肺的“蝶衣”響徹放映廳,片尾字幕緩緩隨著西皮二黃的急促上升時,全場揚起不算熱烈卻最密實的掌聲。我瞥了左首邊的女孩一眼,框裡如她一般隱隱含淚,用力擊掌,旁若無人。

對談人:關錦鵬、張國榮

終於有機會好好用文字來琢磨一下這部個人認為中國近二十多載最優秀的電影之一,也是本人最愛的大陸電影。這部片雖看不下數十遍,但仍不敢說自己吃透了。被本片驚豔後我又惡補了陳凱歌其他一些電影卻很失望,但是,這不能否認陳導的功力。當然,成就《霸王別姬》的,絕對不只是導演。

數不清第幾次看《霸王別姬》,然而竟是第一次坐在影院看膠片版,畫面儘管有些失真,聲音也大得震耳,確實如假包換、實實在在的“電影”,那日在新光影院,又還了一個多年夙願。

去年(一九九五),關錦鵬應英國大英電影協會(BFI.British Film Institute)之邀,擔任 [紀念電影一百年全球訪談系列紀紀錄片]兩岸三地部分的製作人,為了這個重大的任務,關錦鵬走访了許多極具關鍵地位的電影工作者。

技術分析
  個人認為本片的燈光和音效處理以及拍攝技術相對引人注目。
  開篇處插敘了老年時期的程蝶衣和段小樓出現於一個空曠的體育場,二人顯得格外渺小,此處運用混響音效很巧妙。出場背景音樂“五星紅旗隨風飄揚…”及“四人幫鬧的”交代了時代背景。小樓重複開燈者話語,說著同樣的內容,語氣卻形成的鮮明對比,一問一答中間設計了恰到好處的停頓,暗示了對多少了辛酸無奈。而小樓的作答、蝶衣精確的補充,完美地為二人的關係埋下伏筆;此處光影處理美妙,並通過燈光與暗處形成的幾何構圖也耐人尋味,略帶神秘感。短短幾分鐘讓我意識到這會是一部值得我看下去的片。
  最經典的化妝間背對背談話的場面,運用對稱的構圖,二人鏡中錯位相映,蝶衣喊出了那句“說的是一輩子,差一年,一個月, 一天, 一個時辰,都不叫一輩子!”
  聲畫對位在本片多處運用,最顯著的莫過於出現多次的雷聲。在小樓新婚之夜,袁四爺挑逗“願做我的紅塵知己嗎”,蝶衣受驚無法作答,五雷轟頂;而後二人庭中習戲時,雷聲再起,蝶衣留下絕望之淚;窗外偷窺師哥菊仙共度良宵時又是兇猛的雷聲…皆很好地從側面表現出人物痛徹心扉的難過。再例如小豆子出逃,打開門外全是手舉風箏的小孩,此時聲畫對位迴響著鴿哨聲,象徵著梨園子弟嚮往的自由。象徵手法也是本片一大特點。例如文革開大會時,菊仙送來的傘暗示了小樓對接下來的批鬥也都是持有躲避的態度。
  我認為好的電影最基本的一個要素是不把觀眾當白癡——不要事無巨細都明明白白地講出來,很多情況下能夠用很簡潔的方式簡潔表現出來。因此本片的人物塑造很出色,所有角色無論大小性格和身份都很清晰。例如,蔣雯麗飾演的小豆子母親,街市上遭男人肆意摸臉,在拜師時的眼神語氣和肢體語言,雖未出現相關場所,未在言語間出現妓女字眼,但都讓觀眾明白了她的身份。
  據說本片拍攝是按照劇情先後而非常規電影為省成本按景來拍攝,個人認為明顯能看出主演們的情緒都很到位,除了葛優飾演的袁四爺在前半段顯得非常生硬。這個費時費錢的拍攝順序也表現出了陳凱歌很大的誠意和用心。

記得十年前還在初中的時候第一次知道這部片完全因為李宗盛與林憶蓮《當愛已成往事》的MV,穿插在兩人畫面里的電影片段,興許是截取了最華麗畫面的緣故,令我一度認為這是一部民國恩仇的戰爭史詩。及至迫不及待買來三碟的vcd,一口氣看完時,盪氣迴腸自不必言,一出《霸王別姬》正如戲裡葛優飾演的袁四爺所言“成了姬別霸王”,張國榮的蝶衣仿如迷夢一場,戲裡是雌雄不分,戲外亦看得人不知今夕何夕。第一個印象,跳脫了史詩,見識到什麽叫做經典名作,同日後日夜鑽研的電影理論脫鉤開去,那種細節呈現的精緻,恐怕連得陳凱歌導演自己都難以複製:程蝶衣正當紅步上戲院臺階時,聽到的那一聲這麼遠那麼近的“冰糖葫蘆”、解放後座談會上年輕人將關乎政治的藝術命題拋給段小樓時菊仙捧傘解圍,雖說有李碧華小說墊底,終究見了電影編導的功力不俗,初問世事的少年,一賞傾心。

張國榮是九O年代華裔男演員中極為搶眼的一位,他和陳凱歌、王家衛等大導演合作的《霸王別姬》《阿飛正傳》《東邪西毒》等片,在國際間都有舉足輕重的評價,而他在這些片中表現得淋漓盡致的陰柔氣質,不但成為緊扣影迷心弦的魅惑,更成為一種電影藝術的議題。關錦鵬以此為主題,和張國榮談影論藝;在香菸與咖啡相伴之中自在自然地共同完成了一次極為難得的訪談。

程蝶衣和段小樓
  電影按照小豆子、小石頭的幼少年時期和成角兒後的程蝶衣、段小樓以及最後走下坡的時期分為三段。
  幼年小石頭出場便表現出男子漢的勇猛氣概,為人設性格作了鋪墊。在梨園的多年的幾近變態的訓練下,師哥多次給予小豆子幫助,保護和對他恨鐵不成鋼的急切心情,讓失去了母親這個唯一依靠後的小豆子將師哥作為了自己甚至長達一生的精神支柱和依賴。
  很可惜,蝶衣和小樓的人設有著鮮明的對比。蝶衣外柔內剛,對一切有著自己的原則,堅韌而執著,不論周遭環境的變化,時代的變遷,他都從一而終地對待京劇,對待師哥,甚至忘我地無法出戲,最後悲劇下場。 而小樓外強中乾,外觀氣宇軒揚,男子氣概十足,實則內裏懦弱無膽,對不斷更替的時代和統治者一直是屈服和順從。他自私趨炎附勢,文革被批時甚至不惜污蔑蝶衣出賣菊仙以保全自己。 這點我認為在花滿樓便作了很好的鋪墊——他選擇以賠笑臉並謊稱與菊仙訂婚來躲避眾男的圍攻。宛若小樓說出的“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一句話高度概括全片二人的性格、關係和劇情走向。這樣的性格差異,註定了二人無法一起“一輩子”。
   不少觀眾認為後半段蝶衣對菊仙是變為如對母親般的依賴關係,我認為不然。蝶衣戒煙時喊出娘時,意志是不清醒的,他很迷糊,連眼睛都未曾睜開過。這表現出他長期缺乏母愛的情況下對溫暖自己的女性下意識喊出的稱呼,只是恰巧菊仙與娘在性格和身份上都非常地相似。

再看《霸王別姬》已是03年後,那一年的張國榮,自巨星升格為心目中永遠的偶像,懷舊大潮下不免從眾,哪知看DVD時完全沒有了追逐逝者光耀的味道,第二番品位,多了對戲內各色人等紛雜關係的推敲:菊仙與蝶衣的盛世怨憤到亂世隔開生死的盡釋前嫌、戲院老闆那坤數十年的順水推舟,甚至是置於歷史時空之上的人格本真,一生打定主意“從一而終”的信念不死,在眾叛親離里化成了抹劍的虞姬。漸漸覺得自己不是在單純看一部電影,而是更多地體會著戲夢人生里無盡的甘苦,其實本人年方十八,對這部電影來說是個不折不扣的娃娃。看也無妨,偏生芸芸眾片中全身心觀進去的,只是這一部。

關錦鵬(以下簡稱「關」):有人把新舊兩個《夜半歌聲》拿來比較,批評說舊的《夜半歌聲》裡非常強調男主角在被毀容之後受很大的傷害,以帶出角色的悲劇性,那麼新的《夜半歌聲》在這個情節上似乎是簡約了,你認為原因何在?

程蝶衣與張國榮
  這部電影中張國榮的演技給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在聽到了“不瘋魔不成活”時我是怔住了。這說的哪只是蝶衣呢,還非常到位地詮釋出了張國榮做人處事的態度。如果不是哥哥的瘋魔待之,程蝶衣這個角色不會被刻畫得這麼深入骨髓。蝶衣的一顰一簇舉止間都恰到好處,陰柔卻不做作,倔強之時目光卻又堅定得讓人畏懼。哥哥的演技也很大程度上成就了這部片。除了張國榮,我相信沒有人會比他更適合演這個角色了,正如袁四爺道出的“此景非你莫有,此貌非你莫屬”,程蝶衣非張國榮莫屬。
九五至尊手机版,   “虞姬怎麼演,也得有一死吧”為被太監侮辱以及片尾結局埋下了伏筆,戲裏虞姬的命對應戲外蝶衣最終的自刎,更可惜的是,也對應了戲外張國榮的命,宛如盜夢空間的三重戲境……

09年8月15日,作為上影廠60周年膠片放映活動之一,上海影像現場組織與新光影藝苑重放《霸王別姬》的膠片版,那日下午爆滿,不乏忠實榮迷。我不知能不能算一個,然而更多的,是帶著對電影本身的情懷未變而來,少年時曾愛的舊片,從不理它是戛納經典,只是因為在彼時合了我意,動了我心。

張國榮(以下簡稱「張」):原因其實就是這部戲在拍的時候太匆促了……我也覺得《夜半歌聲》的戲劇性,以及歌王在毀容之後的宿命與打擊表現得不夠,變得整件事流於場面化,也比較著墨於兒女私情……

                                                                                                          Irene Lou
                                                                                                       09, Nov, 2016
                               【轉載或摘取請註明出處,謝謝!】

演職字幕播完時,掌聲再次響起,此時滿場觀眾才站立退席。我才忽然發現,自己還是當初那個少年模樣,變了身形,固執了最真心跡。

在毀容方面,很多人誤會是我愛漂亮、說我自戀,所以不願意去化一個毀容得很厲害的妝,其實真的不是那麼一回事。在我拍了第一、兩天下來,心裡就覺得不那麼落實,我也認為至少該瞎一隻眼睛,但是那時候整個進度很趕,大概是計畫在兩個月內拍完,每天拍完的東西幾乎沒有時間讓你停下來反思或者再拍,就拿瞎眼來說,你不可能原本是好好的,突然在幾場戲後就兩眼都盲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Iren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關:不談《夜半歌聲》,那麼你怎麼看你拍的《阿飛正傳》呢?

張:《阿飛正傳》!那真是超級自戀(張國榮這裡用英文super narcissismistic 來表示),不知道王家衛在創造這個角色的時候是否需要如此自戀,但是我有我的演繹方法。《阿飛正傳》讓我覺得它純粹是個個人秀,在戲裡面,阿飛這個角色帶動了所有角色一起走。我本身就是長於六十年代的人,那時候的香港最靚(美)、最純真無邪、最讓人開心,也因此在表達時,我就希望把整個調子演得靚一點。

關:在《阿飛正傳》《新夜半歌聲》《霸王別姬》這些戲裡,導演似乎都把一些自戀的、美貌的、甚至陰柔的特質落到你身上,你覺得導演們是不是針對你本身的個性因勢利導?

張:我想是有的。畢竟我在舞臺上的形象總是很強烈的,或許別人也就這樣認為拿一件不靚的衣服給我穿是不對勁的,而要繼續美化它。很多導演自然會給我一些美化的角色,對於這種狀況,我無能為力,因為那是導演的意思,我要尊重他。

關:那麼你介不介意我問你,你本身是不是一個很自戀的人?

張:絕對是!一定是(他用了英文Absolutely, 笑得很是自信)!這件事是沒得抵賴的。

關:0K!我們看到過去有許多電影,片中有很多男性的角色是由女性來扮演,這當中多少會有一個現象:那個年代一些女性觀眾把他愛慕的對象投射進戲裡的人物裡面,這難免會有一些危險,但是如果那些男性的角色由女性來扮演,那就安全多了。今天,這個例子少掉了,而一些比較陰柔軟性的角色你也拍得不少,你認為你處理這些比較陰柔的男性角色,與以前那些女性反串男性角色,其中的分別應該在哪裡?

本文由九五至尊手机版发布于九五至尊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霸王別姬》影評

关键词:

新海诚的新片子在票房上应该是达到了目的,但是口碑....我就拿片子在豆瓣的评分变动来给大家一个直接的表达吧...

详细>>

欣赏不来

有人生来就爱钓鱼如命,如我;有人生来动漫科幻一部不落,如你们,大概这就是宿命。屡次看如《变形金刚》类,...

详细>>

无力吐槽。。。没有最烂只有更烂

今天去电影院看的,看到刘、林牵手实在看不下去了,退场走人,这是我活30多年第一次没看完退场的。什么玩意啊!...

详细>>

在宇宙大爆炸之前,“宇宙”的外面又是什么呢

二刷过后,突然对灭霸圈粉,这并不是一个纯粹只是残暴杀戮的大反派,相反,这个人物被塑造的很有层次,他对卡...

详细>>